您好,欢迎来到爱商汇信息网!
爱商汇信息网

漂泊在外的每个春天都在想不知家乡的杏花开了没有丨周末读诗

来源:网络    作者:小丽    发布时间:2023-01-26 01:41:03    阅读量:6
  

相信目前有很多小伙伴对于漂泊在外的每个春天都在想不知家乡的杏花开了没有丨周末读诗都比较感兴趣,那么今天小丽也是在网络上收集了一些关于漂泊在外的每个春天都在想不知家乡的杏花开了没有丨周末读诗方面的知识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帮助您解决问题。

把酒祝东风,且从容

《酒泉子》

(唐)司空图

买得杏花,十载归来方始坼。

假山西畔药阑东,满枝红。

旋开旋落旋成空,白发多情人更惜。

黄昏把酒祝东风,且从容。

法国作家福楼拜说过,“我的原则,是不写自己。艺术家在作品中,犹如上帝在创世中,看不见摸不着却无比强大,其存在处处能感觉到,却无处能看到。”

这首《酒泉子》,很好地诠释出司空图对“含蓄”的诠释。此词表面上写杏花,写栽花、待花、赏花、叹花,似无一语涉己,即不涉及自己的经验世界,但写杏花就可照见他的人生,而且不同的人读了,还将各自生成不同的风景。

“买得杏花,十载归来方始坼”,从买杏栽种,到亲见杏花盛开,中间竟隔了十年。栽种杏树,不过二三年,即可开花结果,“十载归来”,可见才种不久,尚未见花开,人便离开了家乡。然而,为何说“方始坼”?此是虚写,十年后,诗人方始见杏花为他而开。

杏花开在哪里?开得怎样?“假山西畔药阑东,满枝红”,就开在当年栽种的地方,假山西畔药栏东边,仍在这里。这一句很深情,值得慢慢回味,我们可以想象十年来,诗人应该常常想起这株杏树,当年栽种的时候,应该用心选了个好位置,漂泊在外的每年春天,他一定想:不知杏花开了没有?此时他终于回来了,看见“满枝红”,在他眼中,杏花燃烧着思念的热情。

“旋开旋落旋成空”,等了十年,才见花开,花开不到十天,又什么都没有了。旋开旋落旋成空,三“旋”,恰似三阵风吹过。这句隐喻什么?可以隐喻的很多。我小时候盼大年初一,开春后盼着庙会,盼啊盼啊,终于到了,到那一天时,又觉得突然,而那一天也忽然而过,日暮时什么都空了,心里很是惆怅,没法跟任何人讲。

“白发多情人更惜”,多情人多伤感,况归来后又老十岁,到了懂得的年纪,知道良辰易逝好景不长,一切都是霎那间的事。北宋词人宋祁在《浪淘沙近》中写道:“少年不管,流光如箭,因循不觉韶华换。到如今,始惜月满、花满、酒满。”“始惜”二字要紧,浮生若梦,人寿几何,懂得之后,始知珍惜。

“黄昏把酒祝东风,且从容”,把酒祝告东风,乞驻春光且莫匆匆,叫人再多得些花时。整首词不离杏花,读之颇有沧桑之感,人与物与时间,三者的关系,短短几句,暗含无尽之意。

北宋 赵昌《写生杏花图》

红杏,交枝相映

“红杏,交枝相映,密密濛濛”,此是近看,缀满红杏的枝条,互相交叠,彼此辉映,密密濛濛,花开如海。接下来几句,视角移至室内,“一庭浓艳倚东风,香融透帘栊”,花树开在庭院,诗人远观,写出他的直觉感受:一庭浓艳。微微摇曳的花枝,倚着春风慵懒地做梦,馥郁花香融入风中,细细透进帘栊。

下片惜春。“斜阳似共春光语”,在诗人的感觉中,红杏、繁枝、春风、花香、斜阳、蝴蝶、流莺,所有事物都是有灵魂的,它们的灵魂明亮而芬芳。斜阳不只照在花树上,而且与春光流转共语。“蝶争舞,更引流莺妒”,李商隐的诗可为此句作注:“巧啭岂能无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流莺》)。

“魂销千片玉樽前,神仙,瑶池醉暮天。”最后几句,惜良辰。日暮时分,春光,花树,樽酒,使人沉醉,使人恍若神仙,正在西王母的瑶池饮宴。

明 吴彬《文杏双禽图》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词有写景入神者,如上面张泌的《河传》;有言情得妙者,如韦庄的这首《思帝乡》。晚唐五代文人词以委婉含蓄见长,韦庄的很多词作却隽爽劲直,语气决绝,情感深挚,酣恣淋漓,极富民间曲子词和北朝乐府的质朴风味。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一启始,清新扑面而来。女子游春,行于郊野,“杏花吹满头”,春光明媚,春风旖旎。这句语气畅快,女子一上场,就能叫人立刻感知其个性的爽朗。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春日游,正是邂逅相遇的大好时机,不仅男看女,女亦看男。看与被看,猎与被猎,古犹今也,舞台布景有所不同罢了,古之郊野换成今之大街。

虽然如此,古人却比今人爱得更直率,更有元气,且绝少今人之鬼蜮伎俩得失算计。“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女子对自己的热情并不怀疑,更不掩饰,爱他不需要论证,完全跟随心动。尤其在古代,“将身嫁与,一生休”,这该冒多大的风险,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说回这首词,女子的情思,以杏花始,以杏花终,爱情本是一场花事。杏花吹满头,既是耽于美的姿势,也是忠于爱的言语。

最后,仍然和大家分享一首现代诗,德国犹太裔女诗人希尔德·多敏(Hilde Domin)的《语言学》:

你必须和果树谈谈。

创造一门新语言,

樱花的语言,

苹果花的词,

粉红、洁白的词语,

风把它们悄悄地带走。

去向果树倾诉

若你遭遇不公。

学习沉默

在那粉红和洁白的语言中。

果树开花,可不就是在说话吗?不过,它们的语言学法则是沉默,而诗歌正是对沉默的言说。诗前诗后,诗行之间,沉默如水下冰山,不可见但清晰可感。

希尔德·多敏在另一首题为《归来》的诗中,也写到杏花,她说:“在我童年的房子旁/在二月的天气里,/那棵杏树开花了。/我曾梦见过/那杏花绽放。”

《周末读诗:细雨湿流光》

版本:青海人民出版社 2022年1月

撰文 | 三书

校对 | 柳宝庆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更多企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