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爱商汇信息网!
爱商汇信息网

最成功的香港导演忘恩负义痛失内地市场也没在怕的

来源:网络    作者:高师傅    发布时间:2023-01-25 15:04:56    阅读量:7
  

想必现在有很多人对于最成功的香港导演忘恩负义痛失内地市场也没在怕的都是颇为感兴趣的,那么高师傅就在互联网上为大家归纳了一些关于最成功的香港导演忘恩负义痛失内地市场也没在怕的方面的知识分享给大家,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你朋友圈这几天一定刷过这件大事。

陈可辛创立了泛亚洲制片公司Changin' Picture。

“旨在成为一个强大的制作中心,为流媒体提供优质的剧集内容。”

这个公司的计划是,头四年推出二十部不同类型的剧集。

首批推出的五个项目有成龙、章子怡和甄子丹加盟。

这部电影改编自1940年代上海的一个案件。

在此之前,中国没有“家暴”这个概念。

果然是陈可辛会干的事。

有人说,陈可辛“润了”。

Sir很反感这种说法。

作为融入内地最成功的香港导演,陈可辛的这次“出走”,绝不是逃跑或撤退。

往大说,这是一次以退为进的文化输出。

但事实上。

01

从了解陈可辛开始。

陈可辛一直是个中间派。

他1962年出生于香港,12岁全家移居泰国,18岁又到美国学电影,21岁回到香港。

动荡多变的成长背景,让他不敢,也不会轻易拥抱任何立场。

合群是他的生存哲学。

因为要不断适应新的环境,他从小就养成了沉稳周到的性格,“像个小老头”。

再加上父亲陈铜民曾是邵氏影业的编剧,理解并支持他的选择,家庭氛围开明,小时候的陈可辛没什么可“叛逆”的。

但他并不想顺势成为一个“很乖”的人。

他的偶像是Beatles和Paul Simon,喜欢摇滚和不羁的态度。

27岁时,陈可辛留起了长发,象征自己的反叛精神。

△ 陈可辛在釜山国际电影节,这头长发留到了现在

这种“既合群,又反叛”的性格,为他的电影奠定了复杂的底色。

仔细看他的每一部电影。

你会发现,他拍的既不是纯粹的商业片,也不是纯粹的艺术片,他总是在这两者的中间游荡。

陈可辛讨厌被称文艺、大师。

“有市场就是商业片,我每一次都用大明星,还不是一个商业行为?”

但他又绝非像王晶那样决绝商业。

导演黄建新评价,陈可辛的电影“永远有一部分艺术电影的成分在,你会找着他非常好的段落。”

《甜蜜蜜》。

“看到他在纽约街头,在橱窗前看电视,突然身后过去,然后感觉到了,然后去追,在纽约街头的那些镜头,极具魅力的一些电影的表达。”

《甜蜜蜜》“续集”《如果·爱》。

第一次拍歌舞片的导演,就借巧妙的叙事设计,完成了“戏中戏,你非你”等一些现在看来都非常惊艳的视听语言。

《亲爱的》更是大胆。

黄渤听陈可辛讲完《亲爱的》的剧本后,震惊且不解:“导演,你确定要这样拍?这是商业电影大忌!”

电影讲的是一个打拐、寻亲的主流故事。

田文军(黄渤 饰)的儿子被人贩子拐到山里被一个叫李红琴(赵薇 饰)的村妇收养,他历经千辛万苦找回孩子……

但,“找回孩子”这个本该是故事最圆满的结局,却被放在了影片的中段,陈可辛让这个悲剧的结束,成为了另一个悲剧的开始。

△ 电影的后半部分,变成了李红琴的“寻女”故事

“反派”李红琴,竟然也是个“可怜人”。

用陈可辛的话说,“这个戏结构很怪,对观众来讲很不习惯,因为它的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是相反的。”

看完前半部分,满肚子悲愤情绪的观众正想看李红琴受到法律的制裁,大出一口气。

结果影片后半段却在写她的可怜之处。

一部“商业片”,不好好为观众情绪提供出口,这是一种冒险,可能还让观众感到冒犯。

陈可辛却坚持要这么拍:“这就是我想拍这个戏的理由,是当初看原型纪录片最打动的地方。”

其实。

纵观陈可辛作品,有一条主线若隐还现:

他总在怀疑。

《如果·爱》,他怀疑爱情。

其实到了一定的年龄你就会发现,爱情是没有那么理想化的,爱情是承受不起时间的,碰到利益的时候它一定会输,这就是《如果·爱》的命题。

《投名状》,他怀疑友情。

庞青云、姜午阳、赵二虎为了纳投名状,歃血为盟。

但这血,却来自随机碰到的三个路人(这段被删减)。

“投名状”这个名字,已经注定了没有情义:纳投名状,就是杀人,大家都杀了人之后,就都没有退路了,这才能成同伙。

换言之。

为了自己的“情义”随意取人性命,那这种不正当的“情义”,还算情义吗?

包括陈可辛北上第一部成功作品,《中国合伙人》,英文名,《American Dreams in China》,也保持了他一贯对那些美好词汇的警惕。

什么是“梦想”?

片中这一幕意味深长。

孟晓骏准备了一份演讲稿,关于“我的梦想”,让成东青照着背,以此鼓励台下学生。

但成东青开口就卡壳了。

不是背不出来,是他隐隐觉得这不现实。

他一开口,话就变成了:

同学们

我从来就没有什么梦想

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梦想

我只知道什么是失败

梦想是什么?成东青不知道。

-现在你有梦想吗?

-春梦算不算?

但他深切地认识到。

ambulance

俺不能死

恐惧,才是驱使成东青不断向上的原动力。

所以陈可辛的电影,最动人往往不是什么关于爱情,友情,梦想的真情。

是这份以爱情,友情,梦想为名的真情,脆弱地摇摆在现实里缝隙中。

纵使这份“真情”,再怎么摇摆,也难逃被滚滚红尘扑灭。

02

监制陈可辛

一个人认清现实复杂的人,往往也是一个善于变通的人。

陈可辛不是一个单纯的理想主义者。

他坚持在电影中加入自我表达。

但当需要站在市场,或者更高的角度进行考量时,监制陈可辛就会代替导演陈可辛,做出更符合现实的决定。

《投名状》。

这部原长126分钟的电影,最后删至110分钟。

其中不乏开始兄弟三人纳投名状,结局姜午阳被一刀刀凌迟等至少能让这个故事的格局,情感拓深一个等级的段落。

但陈可辛并不懊恼。

除了为“删了欠金城武一个影帝”这种客套话,他始终坚持上映的版本就是最好的那一个。

他最新作品《夺冠》。

从拍摄过程被当事人的投诉,到片名更迭,再到最终成品种种明显的断裂。

你不难想象它经历了什么。

电影中那段郎平和朱婷的对话。

朗平问:“你是为了谁打球?”

朱婷说:“为了爸妈。”

——不对。

“为了爸妈,你就打不好球。”

“为了成为你。”

这时郎平停下发球,对她说:

“那你就搞错了,你永远也不会成为我。”

我有责任帮助你们

好好地享受体育的本身

过去的包袱 由我们这代人来背

你们应该打出你们自己的排球

我和你们在一起

Sir猜。

陈可辛想拍的,应该是一条从排球开始,流淌的影响每个普通人的时代洪流,这其中有人在巨大利益前的背叛与坚持,也有举国体制的裹挟与反思。

可这些被幸存的一鳞片爪,或以热血、励志、燃爆被误读,或招来对真实女排,还有女排招牌的观众的不满和骂声。

可陈可辛依然沉默。

没有用审查为自己辩护,也没有怪观众不识货。

只是在《夺冠》拿下金鸡奖最佳故事片的时候,发了条意味深长,也看得出真心感谢的朋友圈。

身边的人都对他的包容与通达感到意外。

许宏宇看完《喜欢你》的剧本,对陈可辛表示“很感兴趣”。但这是一个很玛丽苏的故事,他没想到不理解玛丽苏的陈可辛会答应监制。

“我觉得挺好,那他觉得我相信了,我觉得可以做了,那他就去做了。他的接受能力很大。”

陈可辛也会不断问身边的年轻人时下的流行文化是什么,2018年《延禧攻略》很火,他也会问好看吗?为什么好看?

他说:“当然你不是说永远要讨好观众,但是你要跟他沟通,要了解这个社会上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2017年,在一个主题为“工匠精神”的论坛上,陈可辛和戴锦华的争执更能说明问题。

作为一个影院爱好者,戴锦华旗帜鲜明地表示:“一旦我们丧失了影院,我们就丧失了电影。到那时候可以宣布电影死亡了。”

但陈可辛不这么认为,他认为内容比载体更加重要。

大银幕是导演的终极信仰。

没有一个导演不会希望自己的作品在更大的银幕呈现。

但在饭碗和表达都得不到保证时,谈信仰,是不是叶公好龙?

还有一个细节。

《外面的世界》这首歌,不断出现在他的电影。

在《如果·爱》中,他将歌曲改编成《外面》,让一心追梦的孙纳(周迅 饰)唱出。

而在《中国合伙人》中,《外面的世界》又作为插曲,唱出了那一代人的追梦记忆。

可以看到。

童年的漂泊并没有让他向往“稳定”,反而让他对“外面的世界”有了无限的好奇。

反映到职业轨迹。

陈可辛就是一直漂泊。

03

名导为流媒体拍剧,早不是什么新鲜事。

大卫·芬奇、雷德利·斯科特、沃卓斯基姐妹,早就为网飞拍了《心灵猎人》《异星灾变》《超感猎杀》等优秀剧集。

之于香港导演。

杜琪峯也在今年四月与香港流媒体平台MakerVille合作,监制了新片《命案》。

何况陈可辛。

1998年,陈可辛便开始尝试起了合作模式,到好莱坞加入了斯皮尔伯格的梦工厂,拍摄了《情书》。

2000年,陈可辛又回国和陈德森合伙成立了Applause Pictures,致力于打造全新的“亚洲电影概念”,以突破那时的资源整合、供产销模式。

而这正是现在“泛亚洲影视计划”的前身。

2002年,中国内地电影市场进行了院线制市场化改革,同年,张艺谋执导的《英雄》收获国内票房2.5亿元。

这让陈可辛看到了内地市场的希望。

之后,他又拍《如果·爱》《投名状》,监制了《十月围城》(2009年),获得了内地资本的肯定和青睐。

2009年,陈可辛与内地著名导演黄建新合伙成立了“我们制作电影工作室”,开始尝试一些自己没有挑战过的类型和题材,如带有实验性质的《武侠》(2011年,导演)和《血滴子》(2012年,监制)。

尽管失败,陈可辛并没有因此黯然离场,他放下了武侠、动作、古装这些香港传统手艺,转身内地的故事。

2013、2014年,他执导了改编自内地真实故事的《中国合伙人》和《亲爱的》,大获成功。

2016、2017年,又分别监制了曾国祥的《七月与安生》、许宏宇的《喜欢你》。

而2020年的《夺冠》则让他拿下了金鸡奖最佳影片,成为史无前例的三金双满贯导演。

陈可辛三金双满贯获奖情况:

金鸡:最佳影片《夺冠》,最佳导演《中国合伙人》

金像:最佳影片《甜蜜蜜》/《投名状》,最佳导演《甜蜜蜜》/《投名状》

金马:最佳影片《甜蜜蜜》/最佳导演《如果·爱》/《投名状》

这些脱离了香港背景,接内地地气的票房胜利,让陈可辛成为了众人口中“北上最成功的香港导演”。

在商业电影里坚持艺术表达,在坚持自我表达时,又能站在商业的角度,看到市场的需求,这是陈可辛的特别与可贵。

一方面,他做起来很辛苦,两头不讨好;另一方面,这又是他电影的维度和弹性的表现。

所以,成立泛亚洲制片公司Changin' Picture对他来说,更像是一件再陈可辛不过的事儿。

作为一个香港导演,陈可辛难得地保持了不同于绝大多数香港导演的克制与清醒。

没有囿于本土创作的局限,始终在寻找新的出路。

他热切投入了一个个奔腾的时代。

但,又不愿随波逐流。

在Sir看。

这次事件,真正值得我们思考,或者是刺痛的,更应该是这个词。

韩国。

“韩国已经证明了”“如果看韩剧,那为什么不看中文剧呢?”

今天,韩国影视已然站在亚洲文化的桥头堡。

但我们不是没有引领过。

上世纪80年代,香港电影就几乎踏平了半个亚洲。

以韩国为甚。

被我们视作巨星的天王天后们,当年,都是我们偶像的迷弟迷妹。

全智贤17岁采访张国荣秒变花痴;权相佑说“我从小是看中国电影长大,小学的时候每年中秋节都有中国电影在韩国上映,我一个不落地都看了。”

2004年,王祖贤《美丽上海》韩国光州电影节上映,Rain、文根英等主动捧场。

更别提热门韩剧《制作人》《请回答》等一次次以港星、港片做梗。

但你看看今天港片和韩片的现状对比。

恭维,是不是成为讽刺?

一种娱乐正在绝迹,一种娱乐正取而代之。

更可怕的是。

后来者还在“取其糟粕,去其精华”。

在这种集体堕落中,陈可辛所守住的,无非是一个表达者尽可能诚实的底线。

所以。

不必诋毁,也不必谬赞。

诋毁没有良心。

谬赞实则回避我们该承担的问题。

好比眼下。

舆论渲染韩国影视的强大,是环境开放,业界扶持,工业进步,以及整个行业。

回到陈可辛。

比起商人或大师。

Sir更愿意称之为一个有表达的匠人。

他的才华不比王家卫,独立不比许鞍华,风格不比杜琪峰。

但他珍视手艺。

正因为珍视这门手艺,所以才不忍将之付之于流行的大合唱,而想保留一点点手艺人的骄傲。

1992年,陈可辛与曾志伟、李志毅等5位合伙人一起创立了UFO电影公司。

公司第一部作品《风尘三侠》“就很厉害了”,而之后推出的《金枝玉叶》更是让陈可辛到现在都怀念——“我非常享受《金枝玉叶》上片的那个感觉,但是我一辈子都找不回来。”

“有格局、有故事、有情节,又感人、又商业。”

说到底,在这个、那个变化莫测的时代中,陈可辛一直在寻找一种平衡。

在艺术和商业的平衡。

超越宏大与庸俗的平衡。

在以浓烈,偏激为美的当下。

作为影迷。

我们能给予,除了祝福,就是致敬。

而作为个体。

Sir越来越珍视这样中庸,诚恳的表达者。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更多企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