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爱商汇信息网!
爱商汇信息网

铁马冰河案发后那些陷入氯巴占漩涡的家庭

来源:网络    作者:高师傅    发布时间:2022-11-25 23:51:21    阅读量:5
  

想必现在有很多小伙伴对于铁马冰河案发后那些陷入氯巴占漩涡的家庭都比较感兴趣,此刻高师傅也是在网络上收集了一些关于铁马冰河案发后那些陷入氯巴占漩涡的家庭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帮助到你。

*** 次数:9278347 已用完,请联系开发者***

“铁马冰河”案发后,公众与司法界曾多次发起讨论。有法律界人士指出,此案审理的矛盾核心,在于司法对于氯巴占“是毒还是药”的定性。

校对丨赵琳

►本文7386字 阅读12分钟

4月15日,被羁押于河南中牟县看守所9个月后,网名为“铁马冰河”的胡伟被取保候审。

因为通过网络从境外购买抗癫痫药物“氯巴占”并转卖给国内用药家庭,安徽望江县的腌菜小生意人胡伟被诉“走私贩卖毒品”罪。

氯巴占是一款广谱抗癫痫发作药物,在我国属于第二类精神药品,尚未获批上市销售。

3月18日,“铁马冰河”案在中牟县法院开庭,公诉方建议量刑一年至一年零四个月。胡伟则自称无罪。开庭前,132名患儿家长联名向法院递交求情书,希望“铁马冰河”被判无罪。近四小时庭审后,法院宣布择期宣判。

“铁马冰河”案发后,公众与司法界曾多次发起讨论。有法律界人士指出,此案审理的矛盾核心,在于司法对于氯巴占“是毒还是药”的定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国家管制二类精神药品氯巴占属“毒品”。而依据《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出于医疗目的”使用的列管药品不能以毒品犯罪类定罪处罚。

“本质上,不论目的,只要是通过非正规的渠道,任何人代购或海外直邮购买国家管制药品氯巴占,都是不合法的。” 亦有声音认为,胡伟未取得氯巴占的药品经营许可证,其代购行为涉嫌非法经营。而在患儿家庭确需用药、确难用药的背景下,“合法地”引进氯巴占是唯一的出路。

3月29日,国家卫健委会同国家药监局起草并发布《氯巴占临时进口工作方案》,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不少患儿家长认为,自己的需求“被看见了”。

雨下得哗哗响,风也刮起来,把伞吹得像上开的喇叭花。张丽站在车库前为难了一会儿,跨上带车篷的电动车。这是3月26日早晨4点,望江县的夜色深黑。

当她被吹了一面孔的雨水,到达距家两公里外的龙湖商贸城时,那里已经灯火通明。四五十家摊位上,四五十个白花花的大灯泡照着,鸡鸭鱼肉、米面蔬菜都摆出来了。张丽走向自己的摊位,“哗啦啦”掀起盖着的帆布,一股子腌渍味冲了出来。

她脱下牛仔衣和运动鞋,套上一双黑色胶鞋、一件蓝底的花袄子,开始搬运腌菜桶,“有萝卜干、腌豆角、辣白菜、泡蒜、雪里蕻……”清出一条道后,她找了张椅子坐下,打了个哈欠。

昨晚,她十一点多入睡,今晨三点半就爬起来了,先是领着小女儿星雨上厕所,为她擦拭、提裤子。她刚为小女儿穿好衣服,婆婆正好赶到,将小女儿接走。

九岁的星雨个头足有1.4米,和张丽一样有张圆脸。她会倚在人前,歪头看人,用极短的祈使句表达自己的诉求:要上厕所!要吃米饭!要睡觉!剩下的多是笑、哭,或是沉默不语。“九岁孩子的身体,两岁孩子的智力。”

因为“想给大女儿找个伴”,2013年,星雨出生。起初,一切无恙,星雨和其他婴孩一样,软软的、小小的,虫儿一样在怀里。等她长到两个月时,一次哺乳,张丽发现她紧闭着嘴,身体僵硬,对一切呼唤无动于衷,“连眼珠子都不动一下。”她和丈夫胡伟带孩子去了县医院、市医院、省医院检查,只说是小儿癫痫,开了几瓶药回去服用。

大半年后,怪事再次发作,孩子忽然抿嘴、四肢僵硬、全身发紫。夫妻俩带着孩子去北京,做心脑电图、基因检测等,确诊为“结节性硬化症”。医学上的说法是“一种累及多系统的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主要表现为“癫痫、智力障碍”等,需终身服药控制。癫痫发作严重时会窒息、危及生命。

张丽和丈夫“大哭了几场”。他们开始无止境地求医问药。

听说北京治癫痫的大夫好,他们就隔三岔五地带孩子去往北京各大医院看诊。孩子跌跌撞撞地长大,药也换得五花八门,从液体的吃到颗粒的,先后试了近十种药物。病情最严重时,孩子天天发作,一边口吐白沫,一边牙关咯吱作响,张丽把手塞进孩子嘴里,防她咬自己的舌头。所幸,按医嘱吃药后,孩子的情况逐渐稳定,恐怖如上的“大发作”没有了,剩下一些“小发作”:她会突然挤眼、眨眼,或是没来由地呵呵笑;她牙口难受,手边有什么都放进嘴里磨咬;她对声音敏感,连吹风机都怕,洗完头只能用毛巾擦干……星雨勉勉强强上完了幼儿园,也念过一周的小学。“但她不听课,自顾自玩,拿别人的东西,撕课本,不打招呼就走出去上厕所……”张丽说,一周后,孩子被老师“很委婉地劝退”了。

聊起这些的时候,外面的天慢慢亮起来。市场里,人多了,鱼肉的腥味、蔬菜的清香都散发而出,甚至鸡屎味、狗尿味都蒸腾起来。张丽忙着给客人打包,将塑料袋套在小筐里,上秤、装菜。她低头,额前的一丛刘海挂上去,又掉下来,挂上去,又掉下来。

打完一个包裹,她说:“我就想她活着。”这是她对小女儿最低的期望。

张丽38岁,她辍学早,15岁就从老家安徽枞阳县去浙江当服装厂工人,又辗转去福建打工。在厦门,她认识了比她大五岁的胡伟。胡伟是望江县人,两人算老乡,她对胡伟的印象是“很老实,讲不出甜言蜜语”。2002年,两人结婚。次年,大女儿出生,一家三口回到老家安徽省望江县,接过胡伟父母的两个腌菜摊子,经营至今。

两个摊子分处在龙湖商贸城和雷池市场。从前丈夫在家时,夜半两三点钟起,到龙湖商贸城赶早市卖菜。张丽六点左右起,七点钟出发去不远处的雷池市场摆摊。龙湖商贸城只做早市,丈夫通常上午九十点钟收摊,张丽则要在雷池市场呆到傍晚。整个白天,丈夫在家照料小女儿,一并操持她的购药、吃药事宜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更多企业新闻